孔纶

大写的渣渣罒ω罒

今天,木叶的小公举也想报社2

11
这辈子旗木卡卡西一直一直没有遇到宇智波带土。

本来以为依宇智波带土那爱做好人好事的个性,随随便便在街上就能遇到。但是自从会走路以来,他在街上闲晃了这么些年,都没有见到他。

就算有时去宇智波族地前守着,也是没见到人,总不能冲到里面去吧,宇智波族地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这次的旗木卡卡西不再是天才,总要过过普通人的生活嘛,这样才有时间去找带土。

长时间的寻找没有结果,这其实让旗木卡卡西有点恐慌,会不会这次,根本就没有宇智波带土这个人?

他甚至多次找那些小宇智波拐弯抹角地打探消息,回答通通都是不知道有宇智波带土这个人。(因为宇智波带土早就特地叮嘱过自己的小伙伴,千万不要告诉任何白头发的人有关于自己的事,除了扉间姑姑。)

像带土那种性格的宇智波在宇智波肯定不会没有人知道。

带土不见了,我好像找不到他了。

是因为我吗?

12
旗木卡卡西满月第一次被抱出门时就受到了惊吓。

影岩上只有两个头。

第一个一切正常,第二个是猿飞日斩。

???

为什么三代大人变成了二代目火影?

原来的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去哪了?

旗木卡卡西觉得他需要静静。

所以旗木卡卡西在可以走路并自由活动后去图书馆借了两本历史书。

emmmm

战场玫瑰宇智波斑和忍界第一神速千手扉间其实是女性?

他们还分别嫁给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泉奈?

讲真,我看你们互怼打架打得很愉快嘛。

你们的孩子居然都有我爸那么大了?

咦咦咦咦,初代目大人和宇智波斑居然还老来(当)得(益)子(壮)又生了一个小女儿?

(这里的历史书上并没有写明呆堍的名字,毕竟给人家造成困扰就不好了~)

这个世界太奇(可)妙(怕)了。

一定是我重生的姿势不对

13
宇智波带土在和她爸妈商量一些事情。

宇智波带土:“我,我不想告诉别人我的身份。”

千手柱间:“为什么?”噫,被女儿嫌弃了吗quq?

宇智波带土:“因为这样子大家就会没有顾忌地和我一起玩了啊。”才怪,要是告诉别人我的身份,那他们肯定会对我有那——————么大的期望,我才不要咧。

千手柱间:“是吗……”女儿果然是个宇智波,心思真细腻~

宇智波斑:“打一顿不就好了(ㅍ_ㅍ)。”畏畏缩缩的像什么样子!

宇智波带土:“呃……”妈,我的妈,虽然我很同意你说的话啦,但是能别说话吗( Ĭ ^ Ĭ )?

千手柱间:“呃呵呵呵,斑~,带土这样子也很正常啊,就同意吧。”要保护好女儿细腻的心呢୧(๑•̀⌄•́๑)૭~

宇智波斑:“算了,听柱间的。”

宇智波带土:“呃……”此时宇智波带土不由得想起了上辈子宇智波斑在地洞里一言不合就对他吹柱的事迹,所以说上辈子你们早结婚去不就得了,干嘛天天对别人叨叨叨吹对方呢(*`н´*)。

虽然说结婚了你们也会这样做就是了……

14
有了前面的铺垫,旗木卡卡西在街上看到千手柱间时十分淡定,还自然地打了个招呼:“初代大人好。”

千手柱间:“你是?”这位白毛的小朋友略眼熟啊。

旗木卡卡西:“我叫卡卡西,初代目大人。”

千手柱间:“哦哦哦哦哦,我想起来了,是旗木族长的孩子是吧!”怪不得这么眼熟呢,哈哈哈。

旗木卡卡西:“是的,大人。”

虽然知道这不太礼貌,但是这辈子的初代目大人应该对宇智波一族十分熟悉,说不定会知道,所以旗木卡卡西还是决定问一问千手柱间关于宇智波带土的事。

旗木卡卡西:“那个,初代目大人,虽然失礼,我能问您个问题吗?”

千手柱间:“可以呀。”

旗木卡卡西:“那,请问初代目大人您知不知道一个叫做带土的宇智波?”

千手柱间:“唉?知道呀,我当然知道,带土是……咳,带土是,是我见过的最,最可爱的小宇智波啊……”呼,差点说漏嘴,要是把约定好不能说出去的带土是我和斑的女儿这件事说出去的话带土肯定会很生气的๑•̀ㅁ•́ฅ。

不过……他怎么会知道带土的?

带土明明迄今为止只出过一次门啊?那次因为担心我还偷偷跟着带土的๑・̆⍛・̆๑。

那次带土没有没有遇见这位卡卡西小朋友吧?

后面虽然和琳酱交上了朋友,但也是事先约好时间到千手或宇智波族地,或是找人通知,反正就是再也没出去过(因为见到了琳,带土更怂了)。

琳酱是带土除了千手和宇智波之外交的第一个朋友呢୧(๑•̀⌄•́๑)૭!

所以说,他是怎么知道带土的?

(这里千手和宇智波族地是靠一起的,斑和柱间住在千手族地,扉间和泉奈住在宇智波族地,但他们的房子其实靠得很近,差不了几步路)

15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他大概是从哪里听说的带土吧。

千手柱间:“你认识野原琳吗?”

旗木卡卡西:“认识啊。”初代目大人问这个干什么?

看吧看吧,果然是从琳酱那里听说的。

旗木卡卡西想了又想,还是忍不住问了第二遍同样的问题:“您………真的认识宇智波带土这个人?”

千手柱间:“是啊是啊,我真的认识宇智波带土啊。”哎呀哎呀,这么在乎带土吗?他肯定是想和我家带土交朋友,嗯,得多夸夸我家女儿,为她加点印象分୧(๑•̀⌄•́๑)૭!

旗木卡卡西:“啊,是吗,您真的认识啊………那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带土,我找到你了。

别想跑。

16
晚上,对于中午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的宇智波带土愉快地在和她的父亲千手柱间与母亲宇智波斑吃晚餐。

桌子上甜食和咸食各占半壁江山。

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坐这头。

千手柱间和千手明源坐那头。

在通常情况下,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是自成一个世界的。

而宇智波带土和千手明源有着二十几年的一去不回头的代沟。

或许,大概,可能会有。

总之,这一家子做在一起吃饭时,宇智波带土可以完美地做到食不语。

但是大部分情况下,他们都是与另一家一起吃饭的。

那一家肯定就是宇智波泉奈和他的妻子千手(宇智波)扉间还有他的女儿宇智波杏

宇智波杏比千手明源晚一年出生。

而今天,千手柱间并没有和宇智波斑在餐桌上也腻腻歪歪,而是试图同坐在宇智波斑身旁的宇智波带土搭话。

宇智波带土也试图忽略掉来着她亲爱的爸爸的目光,今天爸爸是智障了吗?不和妈妈你来我往地秀恩爱了吗?

千手柱间:“我今天在街上碰见旗木主家的小孩了,叫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咳,咳咳咳……”

宇智波斑:“哦。”

宇智波带土:“爸,爸爸,你和他说了什么吗?”刚才差点呛死我,爸爸今天的反应原来是事出有因,感觉不太妙啊……

千手柱间:“哎呀呀,女儿放心啦,我并没有违反约定啦。”

宇智波带土:“我要问的不是这个啦……等等,爸爸你什么意思?”

千手柱间:“那位小伙子是琳的朋友,大概是琳有跟他提到你,他有两次向我询问你哦”

宇智波带土:“呃呵呵呵(干笑),是嘛……”我跟琳都说好了,她不可能跟别人提到我……所,所以,原来卡卡西也是记得的啊……

完蛋了,以卡卡西的贤十,肯定很快就能知道这些年我是在躲着他了,说实话,我本来也不想躲他的呀,要不是我被迫变性了(;д;)……

他不会打我的吧,不会吧?……他应该下不了手……更何况我现在是女孩子呢。

千手柱间:“听到我说我认识你,他好像很高兴呢。”岂止是高兴,眼睛都亮了。

很高兴?那大概不会打我吧,大概?

希望如此(ಥ﹏ಥ) ……

17
宇智波带土现在十分地慌,是连红豆糕都吃不下的那种慌。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quq!

…………

算了,什么怎么办,反正现在我又不能做什么,到忍者学校开学的时候,我,我卖萌应该可以……吧?

事实上,忍者学校再过没几天就开学了,本来宇智波带土还打算开学的时候去找卡卡西的。

所以暴露只是提早了那么一点。

宇智波带土双眼无神地吃完了饭,途中还好几次夹错了对面的咸菜。

宇智波斑:“?”怎么了?

千手明源:“妹妹你没事吧?”

千手柱间:“……我说错了什么吗?”为什么带土是这种反应啊?不应该很高兴吗,有人想要和她做朋友耶?

旗木朔茂今天发现自家儿子自从出门回来后变得格外开心,掩饰不住而且还不打算掩饰的那种。

平时儿子总是笑眯眯,但是就连他这个爸爸都不怎么看得出儿子的情绪。

而今天,儿子超开心!

发生了什么?

看着终于有那么一点同龄人样子的儿子,旗木朔茂感到十分欣慰。

但是中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天卡卡西竟然回来得这么早!

从小,卡卡西就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但卡卡西并没有深入接触过什么人,而他自己又说不清楚要找什么,旗木朔茂也就随他自己去了。

现在看他这个样子,是找到了吗?

18
旗木朔茂:“卡卡西,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旗木卡卡西:“我今天在街上遇到了初代目大人。”

旗木朔茂:“是吗。”唔,是因为见到初代目大人太激动了吗?感觉卡卡西并不会因为这样而激动啊。

算了,明天去找初代目大人问一下好了。

第二天——

旗木朔茂:“初代目大人好。”

千手柱间恹恹地:“好啊。”呜呜,昨天我说了旗木家小伙子的事后带土就变得很奇怪,然后进了房间之后就再也没出来了啊,明源进房间看了说带土看起来很不对劲(自暴自弃),我做错了什么吗?旗木家的小伙子和我家带土有什么关系吗?

啊啊啊,好担心啊。

旗木朔茂:“昨天我儿子旗木卡卡西看起来很高兴呢,听说他遇到了大人您,您跟他说了些什么吗?”好在意这件事啊。

千手柱间:“说了什么?啊,他向我问了两次我认不认识我家带土,然后我说认识啊。”

旗木朔茂:“带土?我记得是您家的小女儿吧。”卡卡西和初代目大人的女儿有什么关系吗?

千手柱间:“没错啊。”

千手柱间:“啊,等等,带土不希望她的身份被其他人知道,朔茂啊,你去通知一下所有知道的人千万不要说出去,你也不要说啊。”

旗木朔茂:“是!”嗯,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卡卡西这么在乎一个人呢,还是个女孩子……嘿嘿,或许她可以成为我们家的未来儿媳呢~

我要向孩子他妈报告一下嘿嘿嘿。

19
宇智波带土以即将见到多(分)年(分)不(合)见(合)的好(男)友的心情浑浑噩噩地穿上了她的舅舅宇智波泉奈特地为她准备的入学小裙子,再背上同样是她的舅舅宇智波泉奈特地为她准备的小书包,去参加入学仪式。

她的父亲千手柱间本来想拉上她的母亲宇智波(千手)斑,她的舅舅宇智波泉奈,她的姑姑千手(宇智波)扉间一起亲切地送她到校门口。

但是被宇智波带土强烈地拒绝了:“我不需要你们来送!”要是被这群人送到校门口那还得了,想都不用想!

千手柱间消沉状:“是么……”虽然跟带土约好了,不能让她的身份让别人知道,但这可是女儿一生一次的入学仪式啊,就算我也能参加仪式,并用我的目光陪伴着带土(她真的一点也不想被你的目光陪伴着),可是那是以初代目火影的名义,又不是以宇智波带土父亲的名义陪伴她,嘤嘤嘤……

宇智波(千手)斑:“哼哼,这才是我宇智波的人,宇智波不需要人送。”

千手明源:微笑jpg.(这个时候微笑就好了)

宇智波带土在拐角处停了下来,只要前面再拐一个弯就能看到学校的大门了,呜,不知道等下见到卡卡西会发生什么,加油,宇智波带土,咳咳,其实,其实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自欺欺人中),大概。

宇智波带土勇敢地踏过了那个拐角。

宇智波带土:“!!!!!”妈,妈呀,卡卡西你怎么就站在校门口呢,呵呵呵呵呵呵,这么吓人可不,可不太好啊(内心吓得无限原地跑圈)

旗木卡卡西:“(左右张望)带土呢,怎么还不来?这个点再怎么迟到也该到了啊……”

宇智波带土:“呃…………?”咦,难道说他还没有认出我来,对哦,我现在是女孩子来着哈哈哈哈,不对,我在高兴什么啊quq。

20
旗木卡卡西在校门口看到有一个女孩子一直盯着自己,穿着可爱的蓬蓬裙,一开始视死如归地看着自己,突然变得很开心,然后马上又消沉下来了。

我怎么了吗?旗木卡卡西不自在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该不会是这个女孩子喜欢我,想借机告白?

不要怪我自恋,上辈子这种事挺多的,都被我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不过这辈子我很低调的,居然还出现了这种事啊,这些孩子啊(不,其实是你误会了)。

入学仪式开始了,第一个来就直接站在校门口的旗木卡卡西一直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其实等到了的)

…………

旗木卡卡西颇为无语地站在原地,入学仪式上,他和那个蓬蓬裙女孩分到了同一班,而入学仪式结束后,那个女孩就开始一直暗搓搓地跟着自己了(带土:只是习惯性而已啦)。

其实,那个女孩一开始真的没有让他发现,简直是跟踪的一把好手(这是当然,这大概是她最擅长的事了)

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故意泄露了气息让他发现,她到底想要干嘛啊?

宇智波带土十分熟练地在STK旗木卡卡西,啊,仿佛回到了上辈子一样呢~

其实一开始她是习惯性地开了虚化在卡卡西身后跟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的,没办法,下意识的行为。

后来纠结又纠结,宇智波带土才关了虚化继续跟踪,还故意泄露气息。

宇智波带土捧着自己快要纠结成一团乱麻的小心思,微鼓着脸地盯着站在前面的旗木卡卡西。啊,卡卡西他应该发现我了吧,发现了吧?既然发现了他为什么不把我揪出来啊?他为什么无动于衷啊?啊啊啊quq。

旗木卡卡西持续沉默地站在原地,唉,那个女孩怎么还不走啊,既然我站着不动了,她就应该知道我发现她了吧?直接站出来的话,对女孩子好像不太好吧?

不过,说到跟踪我的话,就想起另一个人了呢,一个一直躲着我,还把入学仪式给翘掉了的人(带土:相信我,我真的没有翘掉入学仪式啊!有一个是初代目火影的爸爸,我怎么也不可能翘得掉好嘛!)。


评论(19)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