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纶

大写的渣渣罒ω罒

深渊3:辉爱

【一】

“辉夜大人,您要去哪啊?侍女爱野跟在大筒木辉夜身边。

无人能看见的,毫无表情,眼神却隐隐透露着疯狂的卯之女神说:“爱野……只是我的侍女罢了。”

【二】

为了取得神树的果实,辉夜独自一人来到地面上,最先遇到的,其实是爱野。

“啊,你在这里干什么呢?”爱野笑着俯下身子看着跪坐在地上的辉夜。

“你等着,我去给你打些水来。”

辉夜看着爱野跑出她的视线。

然后她就被人发现,并带走了。

【三】

辉夜终于来到了神树的面前,一下就把神树的果实摘了下来。

“神树,这就是神树的果实吗?”辉夜捧着手里的果实,犹豫良久,还是吃了下去。

“辉夜大人……”身后的小侍女担忧地看着辉夜。

【四】

她获得了力量,她平定了天下,她……是不是拥有了一切?

辉夜和天子要成亲了。

“太好啦,辉夜大人!”粽发的少女笑得明妍,她轻轻地拥抱了一下辉夜:“真是恭喜啦,大人。”

“……嗯,我,很高兴……”辉夜也轻轻地回抱了一下爱野,然后又轻轻地扯出细小的微笑:“很高兴……”

【五】

辉夜和天子做了一笔交易,天子可以娶到全天下有着极高声望的女人,而她,可以拿走爱野的卖身契。

“哼,真是愚蠢的女人,还说什么‘卯之女神’?笑死人了!”天子拿着契约书笑得志得意满。

“你懂什么?”辉夜楞楞地看着手上的一纸契约,双手不自觉地用力,捏皱了契约书。

她是最强的,她平定了战乱,可她依旧无法主宰大部分人的命运,她不敢去赌。

“我……很高兴哦,爱野,不是骗你的,我真的很高兴。”

“再陪我一会儿吧,爱野。”

【六】

“辉夜大人,这是我和别人学的同心结,据说可以让夫妻永结同心哦!您要不要学?”粽发少女欣喜地捧着小小的红绳编就的结向辉夜询问。

辉夜看着鲜红的同心结,鬼使神差地点了下头。

为什么我会点头?

我和他之间只有交易,感情什么的不需要,更不需要什么同心结。

为什么呢?

大概是,她看起来很高兴吧?

大概是……我想和她,就像她所说的那样,永结同心。

大概……是吧……

【七】

她坐在长廊上望着月亮,上面的族人怎么样了呢?

“辉夜大人,天凉了,回屋吧。”爱野从身后走来。”

“不用了,爱野,我还不会因为这样生病。”辉夜抬头看着她的侍女:“你也一起来吧,爱野。”

“……我吗?”爱野小心翼翼地在辉夜身边坐下,学着辉夜抬起头来。

“嗯。”辉夜在爱野看不到的地方弯了弯眉眼,却又迅速暗淡下来。

【八】

爱野靠着自己睡着了。

“不懂得欣赏月亮吗?”辉夜看了看皎洁的圆月,转过头来仔仔细细地看着爱野。

辉夜伸手把爱野的头发散了下来,然后梳理着爱野垂下来的发丝。

犹豫了一会儿,辉夜用查克拉切断了爱野的一小截头发,装进了一个小小的锦囊里。

辉夜转过头去看着长廊木质的地板,旋即又转回来看着爱野,再次陷入了犹豫之中。

这次她犹豫了很久,手举起,又放下,如此反复了很多次,唯独眼睛是一直看着爱野的。

最后,辉夜认命似的叹了口气,伸手扯下了自己的一根头发,再扯下爱野的一根头发,把两根头发结在了一起,也一起装到了锦囊里。

“这是爱野你教过我的同心结。”辉夜看了爱野一会儿,像是逃避什么的移开了目光,看向月亮:“今晚月色很美,……你也很漂亮。”

【九】

她怀孕了,是因为世人的祝福。

爱野很高兴:“太好了,辉夜大人,很快我们就会有一个可爱的小殿下啦~”

天子则是愤怒,十分地愤怒,他们虽是夫妻,却只是交易,从未有过关系,如今辉夜怀孕,如何不让他恼怒。

即使是交易,那名头上也是他天子的女人!

说什么世人的祝福,放屁!

根本不相信是世人的祝福的天子自觉颜面大失,他决定杀了辉夜。

其实天子早就对辉夜存了杀意,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

【十】

天子失算了。

爱野为了护主而死。

辉夜杀了天子。

自那之后,辉夜精神时常恍惚。

她的脑子里全是血红血红的一片。

她在一次昏迷,再次醒来后发现,她的身上也是血红血红的一片。

血,好多血。

爱野不会喜欢的,

她不会喜欢的。

【十一】

辉夜越来越频繁地昏迷。

她与神树的身体抢夺开始了。

赢,我一定要赢,爱野她不会喜欢那样的我啊。

但是,神树,是力量之源啊。

辉夜输了。

因为逃避现实,她的意识被彻底地压制了。

【十二】

辉夜再次醒来时,面前是她的孩子们。

啊,辉夜恍惚想起来,这两个孩子出生时,我还哭过呢。

老二像我,老大,他的头发,是棕色的,像爱野。这两个可是世人的祝福呢,真好。就好像,我和爱野也被祝福了一样。

“母亲,您做错得太多了,今天,我们一定要封印您!”兄弟两看着她。

唉,怪不得神树愿意让我的意识出来呢,它是想让我大受打击,然后趁机吞噬我吗?

白发的女子笑得眉眼弯弯:“那,羽衣,羽村,来吧,封印我。”

想必爱野不会希望看到被神树占领的大筒木辉夜,那就让我被封印吧,正和我的意呢。

听羽衣羽村说的话,神树大概用我的身体干了什么吧,希望爱野能原谅我。

兄弟两人看着辉夜笑得开心,恍惚中仿佛那个曾经温柔的母亲回来了一般。

‘你在干什么!’神树慌了,这个女人,不是应该很伤心吗?

呵,到底是一棵树,怎么会懂得人类?

辉夜看向她的两个孩子:“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动手!”

兄弟俩怔愣了半天,想到母亲曾经做过的事,到底还是狠下心来,封印了母亲。

【十三】

神树在最后关头夺得了身体控制权,制作出了黑绝。

辉夜独自在封印的梦境里度过了千年。

【十四】

千年梦醒,醒来后已过千年。

神树把辉夜压得只剩下一点点,在发现它吞噬不了后,愤恨的把辉夜的灵魂丢掉。

辉夜围观了整个四战。

羽衣和羽村发现了辉夜的灵魂。

“咳,回家吧,母亲。”

【十五】

爱野,只是我的侍女而已,可是我,不只是把她当成我的侍女。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