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纶

大写的渣渣罒ω罒

山神小记

6

千手扉间看出了宇智波泉奈的执着。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什么的,这种人很难应付啊,通常也很烦,特别是那个人的目的还是你。

事实上,她也不想应付。

所以,千手扉间对此的反应是,转身就走。

宇智波泉奈:“唉,你别走啊,好歹让我摸一下嘛。”

千手扉间走得更快了。

啊啊,不可以吗,看来要摸到角没那么容易啊。宇智波泉奈看着千手扉间的背影思衬着。

嗯,和她熟悉起来再摸到角会比较容易吧,好的,那么就先接近她好了,反正她看起来是没有恶意的,就凭我要摸角,她没有砍了我这点来看。接近的理由嘛,嗯,当然就是救命之恩啦!

(当然容易,以后还不是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咦,好像有那里不对?不过,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说干就干可是个好品质呢~

宇智波泉奈追上前面的千手扉间:“啊啊,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是吗,那我叫宇智波泉奈,宇智波哦,你应该知道宇智波吧?”

宇智波……那个在南方的神族中领头的宗族?千手扉间停下来看了宇智波泉奈两眼,又继续往实验室走。

“呐呐,作为一个宇智波的救命恩人你难道不应该有一些表示吗?我可是宇智波家的二把手哦,你救了我,奖励可是大大的有。”宇智波泉奈跟在千手扉间身边,言语间都是疯狂暗示,眼睛里亮闪闪的满满的都是“快答应快答应快答应”,就差没在脸上写上“给我摸角”四个大字了。

千手扉间:“…………没可能的。”

宇智波泉奈:“唉……?”

宇智波泉奈:“嗯,那,我跟你说了名字,你也得说!”

千手扉间目不斜视地继续走:“没必要。”

宇智波泉奈:“给我说!”

千手扉间想了想,为了避免招来更多的纠缠,还是回答了:“千手扉间。”

宇智波泉奈:“哦哦,千手扉间啊,千手……”

咦咦咦,那不是北方神族的领头宗家嘛!!

那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呵呵,灭口吧,反正死了正好把角剁下来给斑哥。

(啊喂,正常的不应该是找条地缝钻进去吗!)

嗯?不对劲啊,我为什么要为摸一个角而如此地费心?

……有点幼稚啊……不,这绝对不是我会干出来的事好吗,绝对不是!(自欺欺人中)

算了,还是先走吧,斑哥现在肯定很担心。

宇智波泉奈抬头正要向千手扉间表示一下“我要出去了,快放我出去,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就酱。”的事时,因为角度问题,她一眼看到的就是千手扉间头上的那根雪白的泛着冷光的角。

宇智波泉奈的固执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跟你讲我不摸到角,我誓不罢休!

宇智波泉奈:“喂,死白毛,快让我给斑哥通个信。”

态度相当之恶劣。

千手扉间停下来:“我叫千手扉间。”

宇智波泉奈:“嗯嗯,我知道(敷衍),快啊,死白毛,这么磨蹭干什么。”

千手扉间:“嗯,我这就放你走。”终于能摆脱她了,这下可以安心做实验了……不对,我还没去找大哥呢。

宇智波泉奈用一种“你莫不是傻叉”的眼神看着千手扉间:“死白毛,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要出去啦?”

“???”千手扉间忽然就有了不详的预感。

“你要留在这?”千手扉间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没错啊,不然你以为呢?”宇智波泉奈理所当然地回答。

7

千手扉间看着站在结界节点处往外放信鸽宇智波泉奈,是真心想要一脚踹上去的,但是她自己也清楚是踹不到的,遂放弃。

宇智波泉奈放完信鸽,转过身笑眯眯的:“好了,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愉快地生活吧!”她掏出来纸笔“首先,做神不能总吃素,先养个十几只鸡鸭羊兔牛猪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千手扉间打断还想说什么的宇智波泉奈“而且,我就要出门了,你确定要留在这吗?”

“养几只有什么问题嘛。”宇智波泉奈嘟囔着“你要出门?去哪?”

“成年礼,我的”千手扉间言简意赅。

宇智波泉奈:“哦,成年礼啊,唉,你生日是什么时候诶。”

千手扉间:“二月九日”

“二月九日啊,那我还比你大四天唉!我也是今年成年哦!”宇智波泉奈惊讶的绕着千手扉间打量,这个死人脸竟然还比我小了四天吗,真是不可思议。

“唉,等等。”宇智波泉奈想起了什么“我之前就是在回家的路上受到袭击的啊,我是要回去准备成年礼的来着啊!!!”

“那么?”千手扉间试探性的看向宇智波泉奈,我们可以就这么一拍两散了吗?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都有事要办是吗,宇智波泉奈想了想,既然这样的话,“喂,死人脸,快给我一个能够自由进出你家结界的东西!”

“蛤?”千手扉间懵逼脸,这和我想好的不一样啊。而且,我怎么又多了一个外号!?

“怎么,不给?”宇智波泉奈挑眉看着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妥协了,她决定和宇智波泉奈打个商量:“你,你不是想要摸角吗?我给你摸就是了,这样可以了吗?”

宇智波泉奈瞪大了眼睛,试着伸手去动千手扉间头上的角,见千手扉间没有反抗,直接了当的摸了两把,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这质地的细腻。

但是摸归摸,宇智波泉奈已经开始对千手扉间感兴趣了,要知道,依她的性子,是不可能就这么简单一拍两散的。

所以“不可以!”宇智波泉奈任性的拒绝了。

“???”千手扉间愣住了,不是,角也给你摸了,你还想怎样?你一开始的目的不就是摸角吗,怎么还赖上了呢?你脸呢?!!

宇智波泉奈:对不住啊,脸被我收起来了,又怎样。

宇智波泉奈开始和千手扉间大眼瞪小眼。

宇智波泉奈冷笑一声:“不给我们两个就耗呗,大不了成年礼谁都不要参加。”反正田岛爸爸虽然会很生气,但也气不长多少时间,他有那么温柔的。

千手扉间被宇智波泉奈的话噎了一下,然后不由得联想起她要是硬生生拖到成年礼都结束了才去的话会怎么样。

emmmm,先不说其他,单就佛田爸爸的铁拳就足够她好受的了,虽然佛田爸爸可能会因为她长得太像她死去的母亲而无法下手就是了。

看看,这就是千手和宇智波教育上的区别。

“好吧,给你。”千手扉间憋屈的从身上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白色勾玉形暖玉递给宇智波泉奈。

“嘿嘿,这才对嘛。”宇智波泉奈把暖玉收起来,然后板着一张脸对千手扉间说:“我要是先回来的话,我会帮你养上几只鸡,你要是先回来的话,嗯,就,就,哎呀反正我要吃到肉。”

感情你这是把我这当你家里了?千手扉间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你,你会吃到肉的,但是养鸡就不必了。”

千手扉间给宇智波泉奈打上了厚颜无耻这个标签。


评论

热度(6)